首页 期刊 论文范文

社会养老保障对农村老年多维贫困的影响

所属栏目:保险论文 发布日期:2021-03-29 09:22 热度:

   当今人口老龄化已经是世界人口发展趋势,老年贫困成为世界性问题。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持续加深,我国老年贫困问题逐渐凸显,而农村的“未富先老”问题更严重。农村因年老失去劳动力而陷入贫困的家庭更是不在少数,同时,传统家庭养老功能减弱、社会养老保障体系不健全,使得农村地区老年贫困的发生率高、老年贫困程度和顽固性均较高,老年贫困问题有恶化趋势[1] 。需要引起关注的是,我国西部农村社会发展水平更低、老年人的养老风险更大,使得老年贫困发生率更高、贫困程度和顽固性更高[2] ,而且西部农村是我国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受气候环境和饮食习惯等因素影响,少数民族老年人的健康状况较差[3] ,心理健康状况也不容乐观,致贫因素复杂,脱贫工作难度大。

社会养老保障对农村老年多维贫困的影响

  我国农村开展精准扶贫工作中,一直重视社会养老保障在解决老年贫困问题中的重要地位,而且政府也在增强农村养老保障力度,以期减少老年贫困问题。目前的研究主要以经济收入为贫困的衡量标准对社会养老保障与老年贫困的关系展开了讨论,并得出了不同的研究结果[4—10] 。然而,Alkire和Foster(2007)[11] 指出贫困问题仅从经济收入方面衡量是不全面的,还应该从健康状况、心理状况等多个维度进行衡量。相关研究指出,社会养老保障能够减少农村老年人的劳动供给时间,降低老年人对“老无所养”的担忧,缓解老年人紧张、焦虑的情绪[12] ,提高老年人生活满意度[13] ,改善老年人的身体和心理健康[14] 。对老年经济贫困、健康贫困以及心理健康有显著影响[15,16] 。

  1 研究设计

  1.1 样本选择与数据来源新疆有33个贫困县,其中26个是连片特困县,在我国 14 个连片贫困地区中,新疆农村的连片贫困地区面积最大、贫困程度最深、致贫因素最复杂,是最典型的“少、边、穷”地区。由于自然环境恶劣、多民族文化社情复杂、各民族的饮食文化特点以及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等原因,新疆农村老年人在养老生活中更容易面临经济、健康和心理等方面的问题。

  本文使用的数据来自武汉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于 2016年7月至2017年11月在新疆农村调查收集的问卷调查数据。样本区域具体为:东疆地区选取哈密的2个乡8 个村;北疆选取昌吉回族自治州的2个乡6个村、伊犁州直的2个乡5个村、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1个乡2个村;南疆选取了喀什的3个乡9个村,和田的2个乡8个村,阿克苏地区的 2 个乡 5 个村。此次调查数据包含来自新疆 14 个乡(镇)、43个村居民的人口特征、家庭特征、社会经济状况、城乡居民参保情况等。通过比较年龄分布、经济收入分布的调查结果与官方统计数据的结果发现,二者基本吻合。本文研究的是老年贫困问题,因此以年龄60岁及以上为标准对样本数据进行筛选,获得有效样本2034份。

  1.2 变量选取本文分别从经济贫困、健康贫困和心理健康水平三个维度衡量了老年贫困。首先以往年的国家贫困线为参考,以人均3747元/年为标准对样本数据中个体的经济收入进行赋值,高于此标准认为不是贫困,赋值为0;低于此标准认为是贫困,赋值为1。其次,根据工具性日常生活能力(ADL)量表中得分情况来衡量健康贫困。问卷中ADL量表涉及“能否打电话、能否自己洗澡”等问题共13项,通过 ADL评分标准合计总得分,得分高于60分表明不是健康贫困,赋值为0;得分低于60分则表明是健康贫困,赋值为 1。最后是心理健康水平的测定。根据数据中“日常生活中是否经常感到焦虑”问题的回答情况来判定心理健康水平,包括“从来没有”“经常感到焦虑”等五个选项,其中选择“经常感到焦虑”和“较多时候感到焦虑”选项的判断为心理健康水平低,并赋值为1,其他赋值为0。

  1.3 模型设定本文的被解释变量老年经济贫困、老年健康贫困、老年人心理健康水平均是二分类变量,关键解释变量社会养老保障也是二分类变量,故采用 Probit 回归模型进行估计。Probit回归模型的基本形式是: pr(Yi = 1) = φ(βi S + αi Xi + ε) (1)式(1)中,Yi 表示老年贫困,i(i = 123) 分别表示经济贫困、健康贫困和心理健康水平;S 表示关键解释变量社会养老保障;βi 是社会养老保障的回归系数,表示社会养老保障对老年贫困影响的程度和方向,βi 为负数时表示社会养老保障能够缓解老年贫困;Xi 表示其他控制变量,αi 是对应变量的回归系数;ε 为误差项,是可能对回归结果产生影响的其他因素。

  2 结果分析

  2.1 基准回归结果分析表 2给出了社会养老保障与老年贫困的Probit基准估计结果。其中,模型a、模型b、模型c表示在不控制其他变量的条件下进行回归。三个模型中社会养老保障回归系数的估计结果均在5%及以上的水平显著为负,而在模型 a1、模型 b1 和模型 c1 中控制了其他变量后,回归结果仍然显著为负,说明社会养老保障对老年经济贫困、健康贫困和心理健康水平均有显著的负向作用,其中对心理健康水平的影响程度最大,对经济贫困的影响程度最小。社会养老金作为稳定、可靠的经济收入来源,减少了农村老年人的养老生活压力,有助于改善他们的身体和心理健康状况,但其受制于保障水平而无法更好地提高经济收入水平。

  2.2 内生性问题处理由前文的分析可知,被解释变量与解释变量之间存在显著相关性。由于被解释变量与解释变量之间可能存在反向因果关系,也可能是模型中遗漏了变量,导致模型存在内生性问题,使得估计结果存在偏差。局部工具变量法通常是解决内生性问题较好的方法。使用局部工具变量的方法是,首先通过Probit模型来估计老年人参与社会养老保障概率倾向得分,然后将该倾向得分作为社会养老保障的局部工具变量进行回归。

  2.3 影响机制分析为了进一步探究农村社会养老保障对老年健康贫困和心理健康水平的作用机制,接下来从医疗服务使用、劳动供给、养老生活担忧等几个方面来分析社会养老保障对农村老年健康贫困和老年人心理健康水平的影响。

  3 结束语

  本文运用 Probit 回归模型研究了社会养老保障对农村老年贫困的影响,并进一步分析了内生性问题和作用机制。研究发现,社会养老保障对老年经济贫困、健康贫困有显著缓解作用,也显著抑制了老年人心理健康水平的降低,其中社会养老保障对心理健康水平的影响程度最大,对老年经济贫困的缓解程度最小,通过处理内生性问题后研究结果仍然是稳健的。最后,影响机制分析结果表明,社会养老保障对老年健康贫困的影响机制是通过影响老年人的劳动供给时间来实现的,对心理健康水平的影响是通过减少老年人对养老生活的担忧来实现的。

  参考文献:

  [1]陈静,江海霞.“互助”与“自助”:老年社会工作视角下“互助养老” 模式探析[J].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13,22(4).

  [2]丁赛,佐藤宏,别雍·古斯塔夫森. 西部民族地区汉族与少数民族城乡贫困的比较[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37 (11).

  [3]姚虹. 武陵民族地区农村女性老年人的生活状况以及对养老服务的需求研究——以恩施市为例[J].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37(4).

  [4]Franco D, Marino M R, Tommasino P. Pension Policy and Poverty in Italy:Recent Developments and New Priorities [J].Giornale Degli Economisti E Annali Di Economia,2008,67(2).

  [5]Subbarao K. Poverty Among the Elderly in Sub-saharan Africa and the Role of Social Pensions [J].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2007, 43(6).

  《社会养老保障对农村老年多维贫困的影响》来源:《统计与决策》,作者:亚森江·阿布都古丽

文章标题:社会养老保障对农村老年多维贫困的影响

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sofabiao.com/fblw/jingji/baoxian/45345.html

相关问题解答

保险论文

搜论文知识网的海量本科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及职称论文范文仅供广大读者免费阅读使用! 冀ICP备1502133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