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范文

新时代美育下的电影音乐美提炼

所属栏目:影视教育论文 发布日期:2020-12-30 09:06 热度:

   在重新定位美育的新时代,电影音乐“以文化人、以美育人、潜移默化”的特征,契合新时代美育教育的使命,如同一场春雨,滋润着当代大学生的心田。

新时代美育下的电影音乐美提炼

  一、当代美育背景

  (一)新时代美育政策2015年9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为新时代美育工作指明了方向。文件明确提出“育人为本,面向全体”的美育原则,遵循美育特点和学生成长规律,以美育人、以文化人[1]。

  (二)新时代美育定位关于美育的定位,目前会有不同角度的解读。与新时代美育政策相关的定位,即将美育定位于“以美育人”和“以文化人”的新时代美育目标;除此之外,学界也有不少学者提出其他定位,如“人生艺术化”的美育目标[2];倡导个人无欲,社会和谐有序的“无用之用”的美育价值目标[3]。这些定位对于新时代背景下美育的教学、研究与发展都是极具指导意义的,也为美育与电影音乐的有机结合提供理论支撑。

  二、电影的音乐美

  电影音乐符合美育特点,亦遵循学生成长规律,有着润物细无声的功效。但如何去挖掘电影音乐的美,则需要充分研究,深入把握。

  (一)电影音乐美的分析方法1.结合原片,感性认识对电影音乐美的分析,一定是建立在对电影原片总体把握的基调上。一部电影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具有鲜明的特点以及性格特征,只有把握整体的电影基调,才能准确把握电影音乐,对电影音乐建立正确的感性认识。由徐克监制,程小东导演,张国荣、王祖贤、午马等主演的古装爱情片《倩女幽魂》,初次聆听其同名主题曲《倩女幽魂》时,不免给人阴暗、凄凉、怪异之感。但当对全片有了整体了解之后,再次品味,歌曲的古典风味浓郁,曲调悠扬、词境幽远、极富意境和画面感,伴随着音乐的响起,将原本怪异的人鬼之恋,升华到了浪漫的境界,也点出了爱情的主旨,即无怨无悔地奉献和付出。2.结合主题,把握基调电影音乐并非都是采取平铺直叙的方式,来阐述故事或为电影奠定情感基调。在很多喜剧类电影中,音乐经常被反过来使用,通过声画对立的方式,增添电影的喜剧效果。在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因为9527(即唐伯虎)被误认为与其他淫贼是同伙,且身藏唐伯虎的《唐寅诗集》,被判立即处死。机智的9527用一场极富现代感的爵士鼓说唱,不仅成功地洗刷了自己的罪名,还用这种音乐形式,俘获了华府上下一众人的心。这段爵士鼓说唱紧扣喜剧主题,为整部影片的喜剧基调增色。3.立足音乐,剖析内在对电影音乐的分析最终还需落脚到音乐本身上,包括解析旋律、调式调性、曲式、和声、编曲、配器等。电影《笑傲江湖》的主题曲《沧海一声笑》,通过朗朗上口的歌词,以及民乐曲风,将电影快意恩仇的侠义精神,以及逍遥的中国风一览无余地展示出来。该曲由黄霑所作,据说作者共创作了六稿均未通过,正当苦闷之际,随手翻阅古书《乐志》,看到“大乐必易”,萌生最“易”的音乐莫过于用中国五声音阶创作的音乐。于是将五声音阶中宫商角徵羽倒着演绎,发展成名作。旋律上,仅包含五个音,节奏平缓。调式上,为五声调式,调性上,属于宫调。编曲简单,配器仅用四种乐器。这样的音乐内在看似极简,却将江湖侠士来去如风,性情中人的形象刻画出来。其所传递的音乐美,直击听众心底,将所有恩怨都消散在三个老男人的纵情高歌中。听众心中留下的是千帆过尽的释然,笑傲江湖的洒脱[4]。

  (二)电影音乐美的对象把握电影音乐所传递的美,并没有特别对象所指,其与影片一样,本身并无特定对象。但基于新时代美育的要求,将电影音乐进行更深入的发掘,是有其特定对象的。1.受众对象把握就受众对象而言,基于新时代美育教育的要求,对电影音乐美的研究,其所针对的对象为当代大学生。首先,从客观条件上来讲,大学生不同于中小学生,他们的学习比较灵活,时间比较自由,且有一定的主动领悟能力,这种领悟能力,既体现在情感上,也体现在思想上。其次,从学业发展要求上,大学生不仅仅要学习文化知识,更需要接触更广泛的世界,提升成为一个完整的人的能力。在大学期间,审美能力的提升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审美能力提升的方式很多,欣赏、鉴赏优秀经典的电影音乐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2.体现对象把握就体现对象而言,电影音乐的美,是对电影画外空间扩展的绝佳手段。就电影造型的三大技术而言,声音是举足轻重的。在声音的三大主要形式中,音乐不仅是最重要的情感催化剂,而且在电影作品的空间创造方面也是不可或缺的。正所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唐伯虎点秋香》中的著名音乐片段,即在简单的打鼓画面上,通过说唱音乐形式,杜撰出一个无恶不作、十恶不赦的唐伯虎形象,残害忠良、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虽然画面上并无任何这样的场景,但随着音乐的娓娓道来,这样一个可耻的形象却鲜活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并与观众心中真诚、善良、机敏的唐伯虎形成鲜明对比。

  三、电影音乐美的艺术特征提炼

  电影音乐有着特殊的形态,也承载着特殊的时代与文化背景。电影音乐既植根于中华文化这片沃土,也同时建立在从国外引进的电影制作技术之上,拥有国际化的创作环境与视野。在中西文化碰撞中产生的电影音乐,个性鲜明、艺术性强。

  (一)情感的催化性电影音乐的基本功能即情感的催化剂,其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随着剧情的推进,突然出现在那个点上,触动听众情感的神经,让人潸然泪下又情不自禁。电影《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片尾曲《一生所爱》即代表作之一。《一生所爱》由唐书琛作词、卢冠廷作曲并演唱。在创作前,导演刘镇伟称“这段爱情是五百年都没有结果的”,卢冠廷等仅用两个小时即将这“五百年的爱情苦海”一挥而就。影片结尾,城头上站着两个人,已经三天三夜了,谁都不曾开口,神情肃穆[5]。在他们的心底,都深知对方就是那个曾经爱得刻骨铭心的人,但他们也深知,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必说。深深的无奈,随音乐氤氲开来,刺激观众的每一根神经。

  (二)主题的丰富性电影音乐是为电影的需要服务的,所以,电影音乐的主题与电影本身的主题也是密切相关的,在众多电影中,电影音乐的主题与影片的主题基本是同一的。在很多经典电影中,不乏自爱、爱情、兄弟情、爱国等与高尚道德情感相关的主题。由徐克导演,李连杰、关之琳等主演的武打动作电影《黄飞鸿》,其主题曲《男儿当自强》就是一首强调自爱,倡导男儿应该自强自立的作品。然后在自爱的基础上,提出精忠报国的爱国主义情感。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价值观是一脉相承的。通过对电影主题曲的了解与熟悉,可以提升观众的认同感,影视作品能更有效地使受众产生移情作用,继而达到美育教化的作用[6]。

  (三)内容的情怀性当代大学生热爱电影,与电影及其音乐所传递的特殊情怀有深刻关系。这份情怀,与电影音乐对传统音乐的传承有关,也与电影工作者借世界电影技术,再造中国音乐文化的自我觉醒有关。这类电影音乐中,比较突出的有《小刀会序曲》。该曲开头用唢呐营造出磅礴的气势,后续发展中将主题不断升华,具有丰富多变的音乐特征。该曲在周星驰导演或主演的《大话西游》《鹿鼎记》《大内密探零零发》,以及《西游•降魔篇》中都有引用过,对电影情绪的推动及剧情张力的提升不可小觑。通过其在同一位导演或演员的作品中出现的次数,亦可感受到电影音乐的情怀性。此外,上文提及的电影《黄飞鸿》的主题曲《男儿当自强》,即改编自中国民乐《将军令》。《将军令》原是民乐合奏曲,主要表现的是古代将军升帐时的威严庄重、出征时的矫健轻捷、战斗时的激烈紧张。通过电影配乐大师黄霑先生填词改编,一跃登上电影舞台,广泛传播,为人熟知,展现了中华男儿临危不惧,奋发自强的精气神。该曲后又改编成器乐曲《傲气傲笑万重浪》,一样带给人气势磅礴之感。

  (四)形式的多变性电影音乐之所以极具魅力,与其自身的百变多彩息息相关。电影音乐人非常善于根据剧情发展,将电影主题音乐变奏呈现,带给人既熟悉又极富新意之感。电影《英雄本色》插曲Mark’sTheme,通过不同配器及速度等变化反复出现,每次都给人不同感受。该曲第一次出现在影片开头2分40秒左右,电子合成器以不紧不慢的节奏,交代了小马从事的行业及人物潇洒不羁的性格。第二次出现在第26分左右,长笛独奏,阴冷的音色,与影片中小马因为兄弟被出卖而内心痛苦、压抑的情绪交相辉映。第三次出现在38分20秒左右,腿中枪的小马一瘸一拐地给曾经的手下擦车,曾经的手下已成帮派老大,在一伙人的簇拥下大步而出。旋律由电子合成器演奏,但配器上用了较重的鼓乐,和声上略显杂乱,将站在一旁把这些场景尽收眼底的阿豪的心理冲突与落差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之后音乐转向长笛二重奏,两只长笛分别对应小马与阿豪,这对曾经的兄弟,怎么也想不到今天会以这样的形式重逢。第四次出现在68分左右,长笛独奏,将小马与阿豪被人逼迫,逃脱后的落寞与悲愤生动展现出来。第五次出现在73分左右,电子合成器演奏的音乐,快节奏地将小马和豪哥一同成功夺得制造伪钞的电脑磁带清楚地交代出来。第六次和第七次出现在83分左右,中间相隔几分钟,将小马哥、豪哥复仇的快意与音乐交织在一起,让压抑已久的悲愤伴随音乐喷涌而出。

  (五)化人的无痕性作为电影艺术中重要的情绪推进手段,电影音乐对人情绪与情感的催化作用是不言而喻的。电影音乐所传递的情感让人身临其境般感同身受,而音乐却又如同清风,来去无影,化人无痕。电影《黄飞鸿之壮志凌云》的主题曲《傲气傲笑万重浪》,时而婉转低吟,时而高亢雄壮。音乐婉转低吟时,将现实的无奈与黄飞鸿的压抑生动地传递出来,给人愤懑之感。看到国家积弱积贫,被外敌欺辱的种种惨状,作为一名有良知的国人,内心实在是悲痛莫名。音乐让此种感觉更深刻,激励着每一个观众的拳拳爱国之心,悄无声息地感化人心。当音乐高亢雄壮时,让人忍不住为黄飞鸿除暴安良、抵御外敌的义举鼓掌叫好。这种赞叹发自内心,深沉有力。

  (六)育人的持久性发自内心的认同,才持久有力。很多经典电影音乐的美学观念,契合中国传统价值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电影鉴赏中,这种价值观像春雨一样“润物细无声”,让观众心底自爱、爱家、爱国的情感油然而生。电影《英雄本色》中的另一首经典歌曲《当年情》也是这样的音乐。《英雄本色》原本是一部个人英雄主义题材的电影,片中充满杀戮与争战,场面火爆,是当时电影美学中暴力美学思想的开端。自此片后,众多导演和演员都开始涉足与暴力美学相关的枪战片、警匪片、黑帮片等电影类型。而《当年情》恰好像一管化学试剂,中和了电影本身的暴力和惨烈,以温馨温和的听觉感受,展示了江湖兄弟间的知己情,以及亲兄弟间的亲情,为电影的情感力量增色不少。正如王黎光先生所言:“电影音乐不仅仅是音乐,还应该是角色”[7]。这首《当年情》,更像是一个睿智的女性角色,将兄弟间的情感更细腻地展现出来。

  参考文献:

  [1]国务院.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EB/OL].(2015-09-28)[2020-07-18].

  [2]徐晟.当代美育之追求:人生艺术化[J].教育导刊,2019(5).

  [3]杜卫.中国美育传统论纲——当代中国美育基础理论问题研究之三[J].美术研究,2019(4).

  [4]国大伟.中国影视歌曲《沧海一声笑》的歌唱处理及该作品中承载的大爱情怀[D].哈尔滨:哈尔滨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9.

  [5]刘书尧.大话西游之一生所爱[J].中国盐业,2017(6).

  [6]彭述娟.影视艺术对当代大学生的美育意义及实践路径探析[J].当代电影,2017(8).

  [7]崔芃,等.音乐是语言的终极——王黎光访谈[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08(12).

  《新时代美育下的电影音乐美提炼》来源:《黑河学院学报》,作者:陈磊

文章标题:新时代美育下的电影音乐美提炼

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sofabiao.com/fblw/jiaoyu/yingshi/44655.html

影视教育论文

搜论文知识网的海量本科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及职称论文范文仅供广大读者免费阅读使用! 冀ICP备1502133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