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范文

国产奇幻电影的审美文化渊源探析

所属栏目:广播电视论文 发布日期:2021-10-15 09:27 热度:

   奇幻电影(Fantasy Film)是以奇幻小说为依据、数字技术为支撑,利用想象力创造出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具有奇观视效的“第二世界”,凸显主观意愿和追求的电影类型。奇幻电影的概念是由西方学者提出的,其概念、定义及发展在中国学术界也几经探讨与界定,现已达成基本共识。在陈旭光看来,奇幻电影作为近年来一种热门的电影类型,并不是一个有着严格界限的类型电影,而是具有类型叠合、类型融合的“超类型性”[1]。纵观中国现已上映的奇幻电影,奇幻元素与古装、玄幻、武侠、爱情、喜剧等类型结合,给观众带来更多样、更丰富的观影体验。同时,作为表达不同文化及意识形态的艺术产品,其审美价值也需反映其独有的文化内涵。2005年,陈凯歌导演作品《无极》的上映为奇幻电影在中国的本土化拉开了序幕,虽然观众对于《无极》的评价褒贬不一,但是也为电影带来新的思考,怎样才能打造符合中国观众审美旨趣的奇幻电影。而我们也从至此之后的国产奇幻电影中看到了新的东方奇幻审美转变。

国产奇幻电影的审美文化渊源探析

  《指环王》《哈利波特》等系列奇幻电影的上映在中国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并且也收获了不错的票房,中国电影人也想制作反映中国文化精神价值的奇幻类型电影,并且做了积极的尝试。但仅仅是照搬、套用西方奇幻电影的创造模式来打造中国的奇幻电影肯定是不行的,不论是电影中架空世界的创造、数字技术对电影场景和人物的建模,还是故事的叙事及思想表达都需符合中国观众的审美特征。

  一、“万物有灵”的原始巫术思维

  “万物有灵”是原始人类对自然进行初步解读,认为一切存在的事物都是有生命的。《周易》中有云:“生生之为易。”在我们的先祖看来,宇宙万物处在一个生生不息、往复交替的循环过程[2]。“万物有灵”的原始思维使原始人在蒙昧之时对超出自己认知的自然事物产生了一种自然崇拜,我国古代人们经常会祭拜山神、土地公来保卫一方的平安,祈求风调雨顺;对动植物的崇拜,有千年古树化成树神保佑水土。除了对自然生物的原始崇拜,原始思维中还有对鬼神的崇拜,我国的丧葬文化就是对鬼神崇拜的最直接表现。泛神现象正是在“万物有灵”的原始思维之下产生,而随着思维能力的不断提升,这些非人的生物逐渐拟人化拥有人的形象。

  众所周知,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实体的神、仙、妖、魔、鬼、怪的形象,在我们自古以来的农耕文明的熏陶下,“万物有灵”的思想深深印入我们的思想之中,在我们看来任何生物都是有灵性的,他们都具有自然的特征。在创作艺术作品时,我们将这些非人的自然形象人格化,树可以通过修炼成为树妖,狐狸也可以拥有人的意识成为狐妖,孙悟空是石缝里蹦出来的猴子,孕育我们生命的大地也可以是保卫我们这一方水土的土地公。因此,我们在对这些非人生物进行刻画时,保留其自身特性将他们进行拟人化描写,在电影《画皮》中,周迅饰演的九霄美狐是披着人皮的妖,《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刘亦菲饰演的青丘帝姬原型是一个九尾白狐,《侍神令》中的桃花妖在化为人形时头上还带有桃树的特征,在奇幻电影中这些带有人特性的非人角色不胜枚举,其创作的最根本理念便是“万物有灵”原始思维的影响。

  二、“华夷之辨”的多样文化观念

  华夏民族自古以来就有以中原为核心向四方散射形成高度统一的五方世界的空间地理观念,《孟子》中有说:“莅中国而抚四夷也。”这一观念的形成与我国原始农耕文明密不可分,农耕的生产劳作方式使得我们对土地异常珍惜,对外部世界的空间经验变得相对固定。在这传统的天下观中,我们对周边地区的审美认知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是将四夷之外的地区视为荒蛮地区,带有特别强的民族性与多样性;第二种是凭借想象,将遥远不可及的地区视为神界,带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而正是这些对四夷想象的多样性,为艺术的创造提供了神秘、完美之境。

  在国产奇幻电影中对于仙境、魔界、四海八荒、西域等场景的设定正是基于我国以华夏为中心的天下观,以华夏中原作为一个中心,通过想象、幻想向四夷发散,越往外认知能力越低,想象性也越大,越容易创造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异域世界。我们在电影中也可以看到,我们传统认知的仙界是在天上、魔界是在地下,异域世界都是在远离我们熟知的现实世界的四海八荒。并且以华夏族为核心向外延伸的多民族文化也为我们想象力的创造提供了丰富的元素。例如,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青丘和桃林、《西游记女儿国》中的女儿国、《鬼吹灯之寻龙诀》中的墓穴等场景。这些由经验到想象,从现实到浪漫的逐步过渡的审美系统,成为创造独特的国产奇幻电影审美旨趣的一大因素。

  三、“天人合一”的和谐关系

  中国美学精神的最高层次就是“和”,包括人与自然之间的和、人与人之间的和、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这些全都可以看作是宇宙的和谐,即天人合一。不论是道家思想还是儒家思想,天道都是万物存在的根源。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庄子说:“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由此可见,儒家美学是从人与自身、人与人的关系来论证的伦理美学;道家认为天人本是合一的,其美学是从人与宇宙关系来讨论的自然美学。儒、道两家美学思想都是达到一种和谐的状态,不论是自身灵与肉的和谐还是宇宙万物之间的和谐。

  中国奇幻电影最常见的题材是人与妖、仙与魔之间族群关系的冲突,或者是人在修炼时“一念成魔一念成佛”的心理斗争,其表达的思想内涵均是怎样才能达到一个和谐的状态。在电影《美人鱼》中,邓超饰演的房地产商刘轩和林允饰演的美人鱼珊珊,他们因为填海工程的矛盾冲突;《侍神令》中,陈伟霆饰演的慈沐本是阴阳寮受人尊敬的大师兄,但内心的扭曲后成为了一大反派的内心冲突;《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哪吒被认为是“魔丸”,他的情绪的不可控可能会给周围的人带来灾难,但他仅仅也是一个渴望有人陪伴的孩子,电影中这些矛盾冲突的表达可以说是映射我们当今社会人与人、人与自然的生态关系,或者人在这个逐渐异化的世界怎样才能达到自己内心真正的和谐状态。这与我们传统儒、道思想的“天人合一”有着相同的审美理想,可以说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的和谐观念是我们现在处理人与自然、人与自身、人与人之间和谐关系的理念论源头。

  四、“气韵生动”的东方审美想象

  气韵是中国古典美学中重要的审美范畴,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所说:“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元代杨维桢在《〈图绘宝鉴〉序》中说:“论画之高下者,有传形,有传神。传神者,气韵生动是也。”“气韵生动”与“形神兼备”具有同质性,“形神”在造型艺术中可指外在形象和内在神韵;“气”在中国古代传统宇宙观中是万物之本,是一切生命得以产生的原初动力,气凝聚生成万物,万物消散后又成了气;“韵”原本是指和谐的声音,“气韵”作为审美形态就是指在审美活动中审美对象表现出的生命力形成美的形象和感受,给人留下很多联想和回味的韵味[3]。

  奇幻电影最主要的特征就是利用数字技术创造奇观化的视听语言给观众带来惊异的审美体验,一部成熟的国产奇幻电影就是要创造符合中国观众审美的东方想象景观意象以达到气韵生动。比如电影《画皮2》中,狐妖小唯施展妖术迷惑众人的场景通过几个狐狸的黑影窜动的画面来表现,黑影虽不是生物实体但是我们却能通过画面与音效、情节的相互配合体会到狐妖施法的奇幻景象,并且带动了观众的情绪,使观众感受到了恐惧与害怕,而这种现象就是气韵生动的一种表现。《妖猫传》中的极乐之宴、《捉妖记》中的永宁村、《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的江湖奇人异士等都是导演对具有东方韵味的情境的合理想象。这些数字技术创造的画面与情节紧密结合,在吸引观众眼球的同时抓住观众的情绪,使观众的情绪随电影的叙事而起伏,达到气韵生动的效果。

  五、结语

  国产奇幻电影是以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做支撑、奇幻文学做框架、数字技术来支持的充满想象的电影类型,其内容创作恣意自由、天马行空,充满浓厚的超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色彩。电影中的人物可以摆脱现实的束缚,可以上天入地、自在逍遥,与当下人们渴望自由、挣脱束缚的心理不谋而合。虽然电影中的角色可能具有一些超自然力量,但是具有我们普通人的情感诉求,电影表达的主旨也与当今时代的思想内容紧密结合,在人寻求心灵慰籍的同时反映整个时代的精神价值。尤其是在后疫情时代,奇幻电影为受众提供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在这个架空的世界观中、在超验想象的身心活动中得到心灵的抚慰和情绪的宣泄。

  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不断变革,国产奇幻电影在创作技术不断成熟的前提下,也要注重故事内容的表达,不仅仅要传承我们国家传统的文化精神与民族想象,更要反映整个时代的精神面貌,并且将之传播出去,让中国文化及东方意境走向世界。

  参考文献

  [1]陈旭光,张明浩论中国魔幻类电影的“想象力消费"[J].电影新作, 2021(1) : 84-92.

  [2]彭锋试析《系辞传》“神”的美学内涵[C]/东方丛刊(1995年第4辑总第十四辑)。1995.

  [3]朱粒元美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6 : 5.

  《国产奇幻电影的审美文化渊源探析》来源:《美与时代》,作者:李雯

文章标题:国产奇幻电影的审美文化渊源探析

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sofabiao.com/fblw/dianxin/dianshi/46907.html

广播电视论文

搜论文知识网的海量本科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及职称论文范文仅供广大读者免费阅读使用! 冀ICP备1502133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