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范文

针灸治疗卒中后认知障碍的研究进展

所属栏目:临床医学论文 发布日期:2021-02-27 10:57 热度:

   最新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显示,我国总体卒中终生发病风险位居全球首位,达为 39.9%,意味着每 5 个人中 2人罹患卒中。据《2019 中国卫生健康统计提要》,2018 年我国居民因脑血管病致死比例超过 20%[1] ,国外研究预测至 2025 年爱尔兰 40~89 岁的人口(20.5亿人)中风累积发病率将达到 3.7%[2] 。中风后认知功能障碍(Post - Stroke Cognitive Impairment,PSCI)是中风后的主要并发症之一,是指由中风引起的一系列从轻微认知障碍到痴呆的综合征,目前西医尚缺乏确切的疗效说服力,而以传统针灸作为干预手段对本病有益。本文通过深入总结以针灸为主治疗脑卒中后认知功能障碍的关键要素提供如下综述。

针灸治疗卒中后认知障碍的研究进展

  1 病因病机

  卒中后认知功能障碍的发病机制目前尚未完全清楚,西医认为可能与脑关键部位血管损害、脑神经退行性变、脑部炎症反应以及遗传相关。最新研究表明针刺能够改善大脑缺血区域的血流、促进中枢神经系统的神经形成和细胞增殖、抑制炎性反应、抗细胞凋亡[3] 。传统医学无“认知功能障碍”一词,与之相对应的中医病名有“呆病”“善忘”“健忘” “文痴”等。《类证治裁·卷之三》曰:“脑为元神府,精髓之海,实记忆所凭也”。唐容川《内经精义》:“事物之所以不忘,赖此记性,记在何处,则在肾精”。肾主骨生髓。固其病位在脑,病性则以肾虚为本,痰浊、瘀血痹阻脑络为标。辨证分型主要为肾精亏虚,心肾不交,心脾两虚,肝肾阴虚,肺气亏虚,痰瘀阻窍。通过文献检索与分析,发现临床上用于改善中风后认知功能障碍的针灸治疗各有特点,多以头部经穴主,体针为辅,结合各种认知康复训练方法,对中风后不同年龄、不同时期、不同病情程度均能改善患者的认知功能。Hung Y F[4] 研究证实针灸治疗具有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无明显不良事件。相关临床研究也从患者精神状态、日常生活能力、分子水平进行了疗效评定。

  2 临床研究

  2.1 针刺治疗 2.1.1 头针《素问·五脏生成篇》提出“诸髓者,皆属于脑”,精髓汇聚于脑,脑能够统帅人体情感认知,临床上对于头部“神”穴的应用显示出其良好疗效, Zhan Jie[5] 等证实百会、神庭穴结合基础治疗和定期康复治疗,能明显改善患者的认知功能,简易智力状态检查量表(MMSE)和 MOCA 评分均有明显改善,Yao R[6] 等证实靳三针(智三针、脑三针)对卒中后认知障碍患者疗效显著,并发现其机制可能是通过调节神经电生理进一步改善患者认知。头皮针作为中医特殊疗法之一,在神经系统疾病中应用广泛,张去飞[7] 将针灸与八卦相结合,证实八卦头针(以百会穴为中心,分别在其前、后、左、右、左上、左下、右上、右下方向取穴,百会穴旁开 1 寸为小八卦,旁开 2 寸为中八卦,旁开 3 寸为大八卦)可明显改善脑卒中后认知障碍的患者 MOCA评分,MMSE 量表评分和 Barthel 评分以及血浆 HCY 水平。熊建[8] 将头针与认知训练,证实观察组加入头针后,其 MMSE、洛文斯顿作业疗法认知成套测试(LOTCA) 及日常生活活动(ADL)能力量表更能显著改(P< 0.05)。

  2.12 体针《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恐惊。”人体的精神情志活动的物质基础乃五脏精气;五脏精气充沛,才能使人神清意明。聂亚朋提出脑与五脏所生之精、气、血、津液密切相关,脑依赖后天之精的濡养,证实常规针刺+五脏俞[9] 更能改善中风后患者的认知功能。张园园[10] 证实三焦针法(主穴选取膻中、中脘、气海)在提高日常生活能力方面起效更快,远程疗效更佳。王静[11] 等使用心胆肾针灸(先针刺百会、印堂,再刺内关、阳陵泉、太溪、足临泣,接着双侧胆俞、膈俞、涌泉穴进行艾炷,最后取双侧心俞和肾俞埋皮内针)整合方案能有效改善卒中后认知障碍患者的认知功能,提高其生存质量及日常活动能力。朱永磊以 “从督论治(水沟、印堂、神庭、上星、百会)”[12] 理论出发。强调督脉“统摄阳经”“入络脑”的生理特性决定了“从督论治”针刺能调节全身的气血运行,尤其对“脑”的功能。

  2.13 眼针“八廓应乎八卦,脉络经纬于脑,贯通脏腑,以达气血,往来以滋于目”。脑与目通过经络相连,可在生理上相互协调,病理上相互传变。其治疗可通过调节眼周经穴,进而促进脑部功能恢复,廖亮华[13] 证实眼针联合认知训练治疗对脑卒中后认知功能障碍具有协同作用,能够更好的改善患者日常生活能力、视运动组织能力、思维运作能力,观察组LOTCA评分,ADL评分显著优于对照组水平(P< 0.05)。

  2.3 放血疗法《灵枢·邪气脏腑病形》曰:“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血气皆上于面而走空窍。其精阳气上走于目而为睛,共别气走于耳而为听”。通过刺激其相应的反应点及穴位,能够补肾填精、补髓健脑增智,改善患者的认知状态。冯小东[20] 发现耳穴放血结合认知康复训练能有效改善老年脑卒中患者的认知功能和日常生活活动能力,其效果优于单纯康复训练。《针灸十二原》云“所出为井”。所有井穴均能沟通表里经脉气血,而放血可以引阳通络。曹慧[21] 等运用井穴刺血辅助治疗中风后认知障碍,在改善患者的精神状态以及认知功能,提高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方面均有明显疗效,并能一定程度降低不良反应。

  2.4 灸法 冯晓东[22] 观察督灸(主穴神庭、百会、风府采用实按灸,附子片隔灸。大椎、身柱、至阳、筋缩、脊中、悬枢、命门、腰阳关、腰俞、长强用清艾条温和灸)对脑卒中后认知障碍的临床疗效。提出督灸可振奋督脉之气,从而能使阳气上达脑窍,以温热化瘀血通脑络以醒神,达到扩充脑血管,增加脑血流量。严宏达[23] 用雷火灸大椎、肾俞结合认知训练临床疗效在临床预防和治疗轻度认知功能障碍中优于单纯认知训练。张继云[24] 提出温针灸(肾俞、关元、风府、神门、太溪、手三里、足三里、水沟、神庭、承灵、丰隆)更益于培补先天后天,共同能达到良好的扶正祛邪、温经通络、温补脾胃、振奋阳气、调和气血的作用,针刺与热力共同作用,促进认知功能康复。

  3 结论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临床研究证实,针灸在脑中风后认知功能障碍治疗中,具有卓越的应用前景,疗效显著。且针灸治疗卒中后认知功能障碍方法多,能够适宜长期治疗、不良反应少、操作简便、经济成本低等优势,同时针灸也可以与各种治疗手段相联合,达到标本兼治的目的。针灸因为丰富的理论基础决定了其临床治疗的多样性以及有效性,然而,目前各临床研究中,由于选穴、辨证标准不一,疗效评价参差不齐,导致研究结果存在差异,尚缺乏疗效的真实可靠性。此外,用于临床试验前后各评估和对比评定标准各异,导致结果可视化分析相对欠缺,也需要更高质量的临床研究。

  参考文献

  [1] 《中国脑卒中防治报告 2019》概要[J]. 中国脑血管病杂志,2020, 17(5):272-281.

  [2] Eithne Sexton, Nora Donnelly, Martin O'Flaherty, et al. Projecting incidence of post-stroke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dementia in the Irish population aged 40–89 years in 2015 to 2025 [J]. British Journal of Social Medicine, 2018,392(Supl.2):S78.

  [3] 钟俊青,王连成 .针刺治疗缺血性脑卒中机制的研究进展[J].中华中医药杂志,2020,35(2):823-826.

  [4] Hung CY, Wu XY, Chung VC, et al. Overview of systematic reviews with meta-analyses on acupuncture in post-stroke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depression management[J]. Integrative Medicine Research, 2019, 8(3) :145-159.

  《针灸治疗卒中后认知障碍的研究进展》来源:《按摩与康复医学》,作者:潘雪飞,梁繁荣

文章标题:针灸治疗卒中后认知障碍的研究进展

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sofabiao.com/fblw/yixue/linchuang/45093.html

相关问题解答

临床医学论文

搜论文知识网的海量本科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及职称论文范文仅供广大读者免费阅读使用! 冀ICP备1502133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