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范文

团体心理辅导对大学生社交恐惧症状的影响

所属栏目:心理学论文 发布日期:2021-09-17 09:40 热度:

   社交恐惧症( social phobia,SP) 又被称为社交焦虑障碍(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是一种过分的境遇性恐惧[1],通常在青春期起病[2]。患者多表现为在公开表演场合或社交活动中担心被人注视,害怕自己会出丑和行为窘迫,并伴有持久而明显的恐惧、焦虑情绪或逃避行为[3],常造成社交功能障碍,严重影响其人际交往、学习和就业,并且阻碍了主观幸福感的提升[4],因而受到广泛关注。大学生团体心理辅导是在专业心理辅导师的帮助下,利用团体过程和团体动力的积极功能,通过团体内人际互动,在团体情境中为大学生提供心理指导,向具有人际交往障碍的大学生提供彼此交互作用的机会[5],促使他们在人际交往中通过观察、学习、体验,重新探索自我、认识自我和肯定自我,激发其积极交往行为。此外,团体辅导中具有一个团体辅导者可同时辅导十几个到二十几个求助者的优点,可大大提高辅导效率[6]。基于团体心理辅导在改善大学生人际交往中的独特优势,笔者在心理健康教育过程中对淮阴工学院部分具有社交恐惧倾向者实施团体心理辅导,现将具体实施情况报道如下。

团体心理辅导对大学生社交恐惧症状的影响

  1研究对象及方法

  1.1研究对象

  在淮阴工学院张贴广告形式发布通知,得到有社交障碍的同学主动求助。共有185名同学前来报名,采用社交恐怖症量表( SPIN) 对求助者进行初步筛选,共将36名具有社交恐惧倾向者作为团体心理辅导对象。被辅导者分布如下: 男生19人, 占52. 78% ,女生17人,占47. 22% ; 大一学生26人,占72. 22% ,大二学生10人,占27. 78% 。所有被辅导者平均年龄为19. 6岁。由团体辅导者从所在学校一、二年级学生中随机抽取36位具有正常人际交往能力者作为控制组,具体分布如下: 男生18人,占50. 00% ,女生18人,占50. 00% ; 大一学生21人,占58. 33% ,大二学生15人,占41. 67% 。平均年龄20. 3岁。

  1.2研究方法

  采用对实验组与控制组前测后测的客观测量对照设计,详见实验描述。

  1. 3研究工具

  ( 1) 青少年生活事件量表( ASLEC)[7]: 该量表由刘贤臣等人编制,由27项负性生活事件构成,量表包括人际关系因子、 学习压力因子、受惩罚因子、丧失因子、健康适应因子以及其他等六个因子。事件发生时的心理感受分5级评定,即无影响、 轻度、中度、重度或极重度; ( 2) 社会支持评定量表( SSRS)[7]: SSRS是肖水源等编制,该评定量表共有10个条目,包括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和对支持利用度3个维度; ( 3) 抑郁自评量表 ( SDS)[7]: SDS测验的分数越高,抑郁倾向越明显; ( 4) 焦虑自评量表( SAS)[7]: 量表由20个条目组成,正向计分题A、B、C、D按1、2、3、4分计,反向计分题按4、3、2、1计分。标准分值越小越好,分界值为50; ( 5) 社交回避及苦恼量表( SAD)[7]: 量表含有28个条目,其中14条用于评价社交回避,14条用于评定社交苦恼。评分采用“是-否”方式。( 6) 自尊量表( SES) [7]: 该量表有10个条目,采用四级评分。得分范围: 自尊最低分为10,自尊最高分为40。

  2结果

  2.1团体心理辅导前的实验组与控制组基本状况比较

  调查发现,在未正式进行团体辅导阶段,实验组与控制组成员在社会支持评定得分、社会回避及苦恼、抑郁自评和自尊得分等方面显着性高于控制组( P<0. 01) 。而两者在生活事件总应激和焦虑自评得分方面的差异并不显着。结果见表2。

  2.2团体心理辅导后实验组得分与控制组得分比较

  在经过4个阶段、连续八周的系统的团体心理辅导后发现,实验组和控制组被调查者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生活事件总应激、社会回避及苦恼、抑郁自评、焦虑自评和自尊等量表上的得分差异均不具有统计学意义。结果见表3。

  2.3实验组前测与后测的得分比较

  调查发现,在团体心理辅导后,实验组在实验前后在社会回避及苦恼、自尊量表上的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 P < 0. 01) ; 而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生活事件总应激、抑郁自评、焦虑自评等量表上的得分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 P<0. 05或P< 0. 01) 。结果见表4。

  3讨论

  研究发现,实验组被调查者在团体心理辅导后,社交回避及苦恼、自尊等方面的得分均有显着的正向改变,这表明团体心理辅导对改善社交恐惧倾向者的人际交往能力和自尊方面都具有积极作用。上述结果与陶金花等人[8]的相关研究结果较为接近。这可能因为团体心理辅导中为参与者提供了安全、 温暖和接纳的集体氛围,使团体成员更愿意开放自己,探索自己,无条件相互接纳与尊重他人,在良好的团体互动中进行大量的自我暴露和情绪的宣泄,从而降低其心理负担,并且当成员发现别人跟自己有相同的经历或相似的困扰时,会减少焦虑。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了他们不必要的自卑心理,增进了人际信任。

  在本次团体心理辅导过程中,采用合理情绪疗法[10]进行的积极情绪训练,成员之间通过相互支持和提振信心,学会了运用理性情绪疗法澄清非理性认知,积极寻找并有效利用社会中的主客观资源,有效帮助自己提高自我调适能力。当然,团体辅导也存在一定的缺陷,相比一对一的心理咨询安全感仍然不足,暴露带有个人隐私的深层次的心理创伤仍有一定思想顾虑,因此需要与个别心理咨询相配合,随着本研究的深入,该方面的不足将逐步得到完善。

  《团体心理辅导对大学生社交恐惧症状的影响》来源:《中国卫生事业管理》,作者:罗泽如 强冬梅 周兴海

文章标题:团体心理辅导对大学生社交恐惧症状的影响

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sofabiao.com/fblw/wenyi/xinli/46737.html

心理学论文

搜论文知识网的海量本科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及职称论文范文仅供广大读者免费阅读使用! 冀ICP备1502133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