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范文

玉龙水利枢纽水库诱发地震的危险性分析

所属栏目:水力论文 发布日期:2021-09-30 10:12 热度:

   新疆和田玉龙喀什水利枢纽工程位于玉龙喀什河干流中游河段上,是玉龙喀什河山区河段的控制性水利枢纽工程。水库设计最大坝高233.5m,正常蓄水位2170.0m,库容5.28×108m3,电站装机容量200MW,属大(2)型Ⅱ等工程[1]。水库位于高震区,且具有坝高、水深、回水长等特点,进行水库诱发地震的可能性预测研究,对工程建设十分重要。

玉龙水利枢纽水库诱发地震的危险性分析

  在水库诱发地震危险性的预测和评价方面,主要的方法可分为定性或半定量的类比法和应用各种模型进行量化预测的方法两大类。前者是指地震地质类比分析法,后者用得较多的是水库综合参数判别法、概率统计检验法以及灰色聚类分析等方法。

  1 、玉龙枢纽水库区地质环境条件

  水库诱发地震有其特定的地质环境条件,搞清楚这些特殊的地质环境条件是评价拟建水库诱发地震的可能性和危害性的关键。

  水库区位于玉龙喀什河中游高山峡谷河段,为峡谷—河槽型水库。正常蓄水位2170m时,坝前最大水深200m左右,水库回水长度约20km。近坝10km库段总体呈近EW向,平面上似连续“W”形曲折展布;远坝10km库段总体呈NE向,平面上似连续“S”形展布[1]。

  水库区两岸出露的地层岩性主要为早元古界滹沱系(Pt)二云母石英片岩,属中硬岩,呈片理面结合牢固的薄层状,走向与两岸多大角度相交,倾角较缓,岩体节理裂隙不发育,岩体完整,透水性弱,基岩裂隙水贫乏[1]。库区第四系覆盖层主要堆积在现代河床及两岸坡脚,厚度小于20m[1]。

  水库区为单斜构造,岩层较稳定,无区域性断裂通过,主要发育NW向裂隙及三条次级断层。断层与河谷大角度相交,压扭性逆断层,断层带内充填密实,胶结好,导水能力差。距离库区最近的区域性活动断裂为柯岗断裂,位于水库东南侧约14km处,为晚更新世以来活动断裂[1]。

  2、 玉龙枢纽水库诱发地震危险性评价

  采用地震地质类比分析法、概率统计检验法和灰色聚类分析法分别对水库诱发地震的危险性进行预测和评价。

  2.1 、地震地质类比分析法

  水库库盘岩性主要为二云母石英片岩、长石黑云母石英片岩等,不存在岩溶现象。水库岸坡稳定情况较好,无大规模滑坡体分布。

  水库区无区域性活动断裂通过,次级断层规模相对较大的有f59、f60和f61,断层带宽2~3m,带内主要为灰绿色的千糜岩及少量糜棱岩,导水能力差,库水沿小断层带向深部渗透有限。

  区域性活动断裂——铁克里克断裂(F2)距水库坝址31km以远,不存在水力联系;距库尾14km的区域性活动断裂——柯岗断裂(F4),虽历史记录有6.1级地震,但该断裂与库水无水力联系,且发震的可能点距库边大于10km,因此,水库蓄水后,该断裂不存在诱发中等强度以上构造型水库地震的可能性,但存在诱发弱—微震的可能性。

  近场区地震以中、小地震活动为主要特征,地震不活跃,进场外围地震较活跃,多分布在南部高山区及东南部的山前盆地边缘附近,距离场地约30~40km,地震活动与构造有一定的相关性,大多发生在活动构造附近地区。在坝址附近15km范围没有M≥3.0的地震记录,地震活动水平相对较弱。

  综上所述,水库区不存在明显有利于诱发水库地震的环境条件,水库蓄水不具备诱发中等强度以上水库地震的条件,但存在诱发弱—微震的可能性。

  2.2 、概率统计检验法

  应用贝叶斯公式建立的评价水库诱发地震的概率统计模型可表达为:

  式中:P(Mi|A)——所需评价的水库诱发地震的概率;

  Mi——震级类别(i=0,1,2,3,4),即评价目标(地震震级上限所属状态);

  A——各诱震因子及其相应的状态;

  P(Mi)——各不同震级地震类别的先验概率;

  P(A|Mi)——不同诱震因子组合条件下不同震级的条件概率;

  P(A)——水库诱发地震的全概率,由下式计算:

  根据玉龙喀什水利枢纽坝高、库段地层岩性、地质构造、地震背景、水文地质条件等因素,确定各诱震因子的状态。

  (1)库深(D):分三种情况考虑,0~6km段库水深度大于150m,即D1;6~14km段库水深度92~150m,即D2;14~20km段库水深度小于92m,即D3。

  (2)构造应力(S):断裂性质为逆断层,说明处于逆断层环境,即S1。

  (3)断层活动性(F):次级小规模断层(f59、f60和f61)为非活动断层,即F2。

  (4)岩石类型(G):库区岩性为二云母石英片岩和长石黑云母石英片岩,属层状岩体,即G2。

  (5)地震活动背景(E):工程区地震活动以中、小震为主,地震危险性主要受外围强震活动波及影响,对工程区最大影响烈度为Ⅷ度,未来地震活动性参数以强烈水平估计,即E1。

  (6)水文地质结构面发育情况(FD):次级规模断层(f59、f60和f61),为压扭性逆断层,断层带宽2~3m,带内主要为灰绿色的千糜岩及少量糜棱岩,充填密实,胶结好,导水性差,导水深度不会超过2000m,即FD2。

  (7)水文地质结构面与库水接触关系(FC):次级规模断层(f59、f60和f61)在水库内通过,与库水直接接触,即FC1。

  (8)岩溶发育程度(SK):库区不存在岩溶问题,取消此诱震因子。

  因此,玉龙喀什水利枢纽水库诱发地震预测的诱震因子状态组合情况为:D1、S1、F2、G2、E1、FD2、FC1;D2、S1、F2、G2、E1、FD2、FC1;D3、S1、F2、G2、E1、FD2、FC1。

  根据统计检验模型的数学表达,代入不同诱震状态的条件概率和先验概率,对该库段水库诱发地震因子组合进行统计检验。计算各单元所属预测目标对应的五个状态的概率,取其中概率预测最大值对应的预测状态,作为该单元被预测的可能最大发震强度。统计检验结果见表1。

  从统计检验分析计算结果可见,水库蓄水发生M0的概率为0.471~0.807,发生M4的概率为0.169~0.435,即存在水库诱发微震可能。

  3、 玉龙枢纽水库诱发地震综合预测评价

  3.1、 水库诱发地震预测结果分析

  通过地震地质类比分析、概率统计检验法和灰色聚类法预测结果可以看出,三种方法预测结果差别不大,为发生微震或不发震。因此,预测水库蓄水可能诱发微震。

  3.2 、最大可能震级和发震地点评价

  根据以上资料分析,判断水库蓄水后可能诱发微震,最大震级为3级。微震的发生可能与边坡卸荷有关,地点具有一定的随机性。

  3.3、 衰减规律分析

  一般认为,由于水库诱发地震的震源较浅,震中烈度往往较高,而随距离的衰减则比天然地震为快。根据一些研究者对水库诱发地震的震级与震中烈度的关系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小于4级的水库地震,其震中烈度确实有偏高的现象。有时只有1~2级地震,当地已有震感,而同样震级的天然地震,人们是感觉不到的。然而,即使在小于4级的范围内,烈度的偏高与震级之间也不是呈线性增长的关系。反之,随着震级的升高,烈度偏高的程度逐渐减小,至今还没有见到4级以下水库地震的震中烈度超过Ⅵ度的情况。而水库地震震级大于4.0级时,一般已属构造型水库地震,其震中烈度与天然构造地震大体相同,并没有明显偏高的现象。

  4、 结语

  根据玉龙喀什水利枢纽水库区地质环境条件,通过采用地震地质类比定性分析法、概率统计检验法和灰色聚类分析法,水库存在诱发微震的可能,最大震级预测为3级,对坝址区的影响烈度不会超过Ⅵ度,低于场地基本烈度,对工程及环境影响小。

  参考文献

  [1]姬永尚,李旻杨学亮,等新疆和田玉龙喀什水利枢纽工程地质勘察报告(初步设计阶段) [R].2021.

  [2]张琦伟,宋刚,刘志英,等红吉水库诱发地震分析研究[J]自然灾害学报,2005,14(2):126-130.

  《玉龙水利枢纽水库诱发地震的危险性分析》来源:《西部探矿工程》,作者:姬永尚

文章标题:玉龙水利枢纽水库诱发地震的危险性分析

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sofabiao.com/fblw/ligong/shuili/46837.html

水力论文

搜论文知识网的海量本科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及职称论文范文仅供广大读者免费阅读使用! 冀ICP备15021333号-3